1. <big id="71dh1"><em id="71dh1"></em></big>

    <th id="71dh1"></th>
      1. 江雪的文章

        时间:2018-11-12    阅读:312 次   

          
          篇一:江雪
          风未停,雪仍下。
          雪似乎为某个约定,如期而至,在这个季节飘成一种景致。
          与往昔一样,如孟春的梨花在风的飘痕中徒自感伤,徒自飘零,瘦弱得似弥留佳人的笑靥。
          天涯还远,游子未还。
          那袅袅炊烟呢?那三五屋舍呢?
          雪飘落在水面。响起一种声乐,比乡愁还轻渺,脆弱。已看到曾出发的方向,到了归期,却不知归途,不知归人。
          天已黄昏,愁意更浓,没人看见这个黄昏的落日圆不圆?
          几支枯枝,似一支支瘦手,向上苍乞求着什么;几片被季节遗忘的叶子,也飘成心一样的色泽,寄着相思。连那只归鸦也忍不住歌唱,为这个飘雪的黄昏啼谱成一种愁倦的韵词,和着风,响着。谁的画笔能留住这永恒?
          江水似乎更瘦了——————那是仙子沐浴遗落的缎带,还是宋词人有意留落的一阕忧伤的词呢?
          芦苇也在岁月中逐渐衰老,承袭着太多风霜雪露,斜横江水上,照看着自己的容颜。
          在水一方,孤舟自横,独钓寒江的人呢?只有孤舟,被纤绳拉着,在这个冬天冻凝成记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篇二:江雪
          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
          ——柳宗元
          红尘的梵唱,早已被这白雪掩埋于千山之外。
          没有声音,也不需要声音,世界甘于沉默,沉默渲染雪的寂寥。
          没有风的雪,深沉而又认真地下着,跌跌撞撞地触到江面,却又不甘地化了,转瞬即逝……
          孤舟上坐着身上披着蓑衣,头上戴了斗笠的老翁。悄悄地躲在江雪之中,雪,下白了他,在这单调的水墨画里,也成了一片记忆。酒壶已经空了——不是为了解渴,只想麻痹自己的灵魂。(中国散文网- www.a2278.cn)
          江山多娇,多娇的江山却隐于白雪;风景如画,如画的风景却掩于江雪。白是空旷之美,这水天一色的孤寂,冻结了灵魂之洁,湮没了扁舟之孤,掩盖了垂钓之雅……
          雪一定已经下了很久,从亘古下到了现在,仿佛这个世界只有雪。雪、江、舟、钓、翁,简单的事物简单地拼凑成了一个简单的世界。
          老翁似乎不觉寂寞,他就是为了在这江雪之中垂钓而存在的,垂钓是老翁永远的生命。即使钓上了饥饿的鱼,也喂不饱你饥饿的灵魂。
          他似乎同样知道,鱼,是永远钓不上的,这鱼,是不存在的。可老翁依旧愿意用余生去可能这不可能的鱼。
          那垂钓连接着老翁和这个世界。
          垂线微微一动,抖落了满线的积雪,平静的江面上,也泛起一阵涟漪,老翁睁开了原本好像就睁着的眼睛,看着江面浮动的一层霜……
          没有拉杆,也不想拉杆。
          因为他的眼前,是整个世界……

        中国散文网首发:http://www.a2278.cn/sanwen/1411399.html

        猜你喜欢
       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mail:2771795825#qq.com(#替换@)
        展开
        最新网上娱乐平台网址